新葡亰游戏夜话:在异乡玩游戏的日子里

编辑  窦宇萌2019年09月13日 16时22分
0

玩游戏的人不孤独。

新葡亰游戏夜话,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鲜事。

谢谢温情的小罗!

今天是中秋节,祝愿所有读者朋友们阖家团圆,幸福快乐!

不过,也一定有些朋友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不能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度过中秋。今天的故事送给这些朋友,希望你们在一个人的日子里也能找到快乐。

某一年的春节,我留在了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国家。由于学业压力,我没法回到阔别已久的故土和家人一起欢度佳节。本来我和几个朋友打算在春节当天一起做顿好吃的,一块儿包包饺子,贴贴春联,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上完了一天满满当当的课后,没人有力气再去采买烹煮。

我们瘫在沙发上对望几眼,最终决定订一个大号披萨外卖,配上薯条和番茄酱充作年夜饭。勤勤恳恳的印度快递员很快将披萨送到了家门口,我们把意大利香肠披萨(我记得是这个味儿!)切了切,朋友打开iPad放起了春节联欢晚会(重播),大家一边啃香肠薯条,一边听着冯巩祝观众朋友们过年好。

有人提议来桌麻将,但我提出了两点反对意见,第一、这边几位朋友过年不打麻将;第二、这儿没有麻将,甚至都找不着卖麻将的。第二点意见说服了在场所有人,于是留学生们决定玩牌。

于是,大家在稀里糊涂的状态下打了半个晚上扑克。在场的朋友们来自五湖四海,习惯的牌局规则各自不同,在一片吵吵嚷嚷的欢声笑语中,节日悄然度过。

有时候,游戏就是能起到奇妙的作用。在一个人旅居海外的日子里,我用来排解孤独的方法是请大家玩游戏。

留学生圈子不大,在同一个城市居住的中国人不说彼此都认识,多少也在同一个群里说过几句话。我所在的小村庄地处偏僻,周末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可参加,因此,“一起玩游戏”的提议很容易得到响应。

出于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,我请到家里的朋友们多半这辈子都没有碰过主机手柄,无论我说些什么,他们都会照单全收。在最开始,我准备的游戏是《血源诅咒》,但由于它的画面太过灰暗,上手操作又有一些难度,我很快就抛弃了这个选择。

猎人的动作固然帅气,但我的朋友们觉得它看上去就很难,很快就会失去挑战的意愿

《超级马力欧:奥德赛》是个不错的代替品。我会提前把马力欧移动到“月之国更背面”,假装自己刚打完新手教程就遇到了阻碍,不得不向游戏玩得更厉害的人求助。我那些富有侠义精神的男同学们通常很乐意答应这个请求,谁小时候没有玩过“超级马力欧”呢?至于他们的结局——我就不说了吧。

为我们带来最多快乐的还要数《茶杯头》,它的画风极具欺骗性。在我的描述里,这是一款专为儿童开发的益智闯关游戏,最适合新手入门。因为我打不过那些“看起来就非常难”的3A动作游戏,特地下了《茶杯头》来练习一番。

《茶杯头》画风十分卡通

一切看起来天衣无缝!我编造的关于《茶杯头》的故事棒极了,其中关于“手残女孩想玩动作游戏,苦于技术不过关,连最简单的入门游戏都通不了”的那段表演声情并茂,感动了无数想要帮助我提升游戏技术的好心朋友。

我甚至不用担心自己的谎言被戳破——谁会到处炫耀自己在朋友家里打了整整一下午“最简单”的游戏,却连一关也没有通过呢?

连国际友人也难逃我的毒手。有一回,我的舍友同时邀请了日本姑娘和韩国姑娘来家里吃晚饭,在座成员分别来自3个不同的国家,语言交流自然遇到颇多阻碍,我灵机一动:“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!”

女孩们欣然同意。随后,我将两只手柄分别扔到了日本姑娘和韩国姑娘怀里,为她们打开了《茶杯头》里小丑开过山车的那一关,并且快速地讲解了一遍正确的过关方法:“只需要躲开所有会伤害你的东西,然后打死那个小丑就行了,一切只要3分钟,这是最简单的给孩子们设计的游戏,容易,朋友们,非常容易!”

这有什么难的呢?

作为一名善良的、有责任心的中国朋友,在这种时刻,我应该去帮助我的舍友准备美食,把享受游戏的机会留给很少玩游戏的外国友人们。当我在锅里不断翻炒白菜,并且照看着一旁的豆腐汤时,客厅传来了几句不知用什么语言发出的咒骂声。

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我只不过是个厨子罢了。菜肴们被逐个端上了桌,我的客人们还在客厅,不知道在干些什么,她们有一阵动静很大,但现在没声音了,我不得不走过去查看。

“我觉得这个游戏不容易。”日本女孩说,她紧紧握住手柄,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。

“去吃饭吧。”我敷衍地说,内心一面忧虑鸡翅可能烤过了火,一面害怕她会将手柄狠狠砸到我的脸上。

但显而易见,我的朋友们都很善良,否则我就不可能活着在这里写夜话。一个人求学海外的日子里,游戏给了我许多快乐与温暖,特别是在我和朋友们一起玩游戏的时候,我总能忘记课业带给我的烦恼。

希望我的朋友们永远不会看到这篇夜话,永远。

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